三玄天第二百七十九章你跟我来

2020-01-29 09:33:44 来源: 黄山信息港

三玄天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跟我来

遥夜眼神瞬间呆滞,“他们欠你钱?”显然这事他是次听说。

“是陪他们去赤云海的报酬。我本来还说怎么没人来给我送钱呢,原来都被关起来了啊。”

珞宇说完,便将装有疾风之翼的盒子朝遥夜手中一塞。生怕他留下东西也非要等到赛后才肯炼化,珞宇临走之前,又拱手恳求道:“我需要的是百分之百的把握,拜托师兄了。”

遥夜终没有推辞,珞宇便开始腹诽,看他没有再跑去找三源殿首座重新商量一遍,就知道那个“拿到爇瑛石才收疾风之翼”的主意已定是他自己出的。珞宇心中忿忿,哼,跟这种人说话真费劲!可是累死我了!

从三源殿出来,天色已晚,看着半红半黑的夜空上密布的繁星,珞宇忽然觉得心情大好,好到恨不得哼个小曲才好。因为倘若大比时“天”真的塌了,如今也是一定要首先砸在遥夜头上的……

步伐轻松地回到了隐昱峰,珞宇正要返回自己的小树屋,却忽然发现对面小院门口消无声息地立着一个人影,像个鬼魂似的,吓得他浑身一个哆嗦!

隐昱峰首座忽然开口,音色幽幽,“他真的收下了?”

猛地咽了一口口水,珞宇镇定下来,迎了过去,“师父,您怎么还不休息?”

刚走两步,他的心中就冒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猜测,接着又问:“该不会自从我走了,您就一直在这等着吧?”

隐昱峰首座并没有回答珞宇,而是继续确认道:“你真的办到了?”

珞宇没想太多,脸上显出了一丝得色,“那是!您教出来的徒弟,也不是每天都那么傻的!咳咳,我这次不仅让他收下了疾风之翼,还赚了大便宜呢!”

见师父没有评价,珞宇便继续邀功道:“我让他用爇瑛石来交换,一举两得!既得了一个我能用得上的宝物,又把重的推到了遥夜身上,您的徒弟是不是天才?”

“你真的做到了……”隐昱峰首座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只不过不再是问句而已。

兴奋中的珞宇终于意识到不对,因为他发现师父有些自言自语的倾向,立刻问道:“师父,您怎么了?做到就做到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这很重要。”

见师父终于开始正常说话,珞宇刚刚揪起的心顿时放下了一半。

隐昱峰首座的声音还是那样幽然,“说到是说到,做到是做到,两者看似不远,实则隔着天壤一般的距离。

“说为阴,动为阳,只说不做或只做不说都是片面且无效的,只有将说和动结合起来,阴阳同时存在,才会在这个阴阳共存的世界上发挥应有的效果。”

呃……珞宇是喜欢听师父给他讲道理的,也觉得师父讲的都是正理,可是今天他怎么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呢?

还没等他找到问题的关键,隐昱峰首座便转身朝着那座三层的小楼而去,“你跟我来。”

珞宇怀着满心的疑惑追了上去,不住想着,师父今天这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刺激不成?自己是不是该想个办法安慰一下?

可是隐昱峰首座没有给他留下这个机会,直接登上了二层,也就是那个闲置了一些书籍和前辈遗物的地方。他顺手从靠墙的架子上取下一支瓷瓶,然后就走到了面向悬崖那侧的窗前站定。

珞宇毫无头绪地看着,只觉得师父今天越来越怪。

隐昱峰首座仿佛在犹豫着什么,似乎是在措辞。他没有转身,仍然背对着珞宇,半晌之后才开口问道:“遥夜,你这样帮他,觉得值得吗?”

这个问题不难,珞宇轻松分析道:“徒儿可不是一时兴起,我今天不是先去看了看他,才做决定的嘛。我觉得,他这人还不错,是个正人君子,能够得到众多弟子的信赖,还是有道理的。嗯……就是太较真儿了些,跟他说话累得慌。”

隐昱峰首座没有理会珞宇小小的抱怨,再次确认道:“若他能在此次大比中获胜,就可谓是真正的众望所归,将会成为新一代弟子中的主导,甚至是众人心目中的下一任宗主,你不介意?”

珞宇忽然有些明白了师父的疑问,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在故作大度,只能边想边说,“师父不是总让我把眼光放远,放到通神之境上吗?想要专心求道,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计较这些?

“其实谁当宗主,我都无所谓,只要能尽到作为宗主的就好。要是能有别人把宗派里各种大事小事都打理清楚,我正好可以安心修炼,去抢这堆麻烦事干什么?”

珞宇嘴里这样说着,心中却在想着,当不当宗主不提,若是师父不再收其他弟子,这个隐昱峰的首座之位肯定是他的,到时候收上几个徒弟,还不一定又有多少事让他忙呢!哪还有心思去揽更多的麻烦?

当然,他可不敢让师父知道他怕麻烦,否则万一师父觉得收上几个徒孙不够,本来是想让他收上几十个来着,见他如此懒怠,不得一怒之下直接把他扔出去?

但是珞宇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隐昱峰首座在乎的关键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因为他又问道:“若遥夜到时担不起这个呢?”

“呃……”珞宇觉得师父今天有种刨根究底的趋势,只好如实分析道:“清凝宗这么多弟子,现在还都不过是聚灵境,距离选定下一任宗主还有很久呢。或许到时候还有其他弟子脱颖而出,也说不准啊。”

珞宇说的自然不错,却依旧没有回答到隐昱峰首座心中的关键,于是他再次追问道:“若是无人能担此重任呢?”

“那……我自然是不能推卸的。”

说到这里,珞宇终于彻底明白了师父的问题,原来师父是想知道他对下一任宗主之位的看法……但是珞宇并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顾虑这些,他们还都年轻,宗门重任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会轮到他们承担。

而师父这么早就开始问他这些,是怕他恋栈权位,争权夺势?还是怕他太过出尘,对宗门没有感?又或是两者都不可取,非要找到中间的平衡点才行?

济南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宁津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赤峰儿童白癜风医院
河北男科医院那个好
兰州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