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神墓正文卷第980章阴谋

2020-01-29 09:43:42 来源: 黄山信息港

太古神墓 正文 卷_第980章 阴谋

阅读

“称呼?”齐中天听了朱清的说法后,有些意外,但却点了点头,承认了他的话:“不错。品书黑扇子当年之所以被称作黑扇子,就是因为他手中有一把千年玄铁打造的法器,锋利无比,因此有了这个称号。”

怪不得……当初朱清就觉得奇怪了,为何云阑珊明明是黑扇的女儿却姓云,原来如此!

如果黑扇就是当年齐中天救出来的孩子呢?朱清算了一下时间,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居然能够对上。

森若雪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却记得那件事已经过去几十年,如此一来,一切都吻合了起来!

“前辈!”朱清激动不已,急急忙忙地问:“你……你还记得,那人叫什么名字吗?就是被扔进地下城的那人?”

“这个……”齐中天回答:“如果我没记错,他的姓氏很罕见,他姓卜,单名一个字山。”

“卜山这个名字很奇怪,我就记住了。”齐中天笑了笑:“要不然时隔这么久,又经历了这么大的风波,我早就忘记了……朱清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朱清踉跄了一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几乎比他吞食冰火双生花时的模样还要吓人。森若雪吃了一惊,顿时顾不得许多,连忙上前扶住朱清:“你怎么了?”

谁知朱清却一把抓住森若雪的手,急切道:“阁主……你们千机阁内,有一个叫做卜算子的长老……”

他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说清楚,森若雪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你说什么?”

朱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齐中天说那人叫卜山,而千机阁的长老则叫卜算子,也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可朱清心中不好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让他无法忽视。

齐中天听懂了朱清的话之后,也是脸色一变,然而他到底成熟许多,很快就平静下来,安慰朱清道:“朱清小兄弟不要慌张,这世间同名同姓之人都如此多,何况只是同姓而已?”

话虽如此,但显然齐中天也很重视这件事情。

森若雪急忙问:“齐叔,我们该怎么办?”她的性格就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此刻更是坐不住了。一想到一个可能的叛徒此刻就藏身千机阁,甚至可能已经成为千机阁的长老,森若雪就恨不得立刻飞奔回去青叶城。

“好了,心急也没有用!”齐中天突然严厉地说:“阿雪,你现在就去准备,朱清小兄弟,你随我来!”

朱清一愣,连忙跟了上去:“前辈有何吩咐?”

“齐叔,你们要去哪里?”森若雪连忙跟了上去,却被一道无形的阻隔拦住了。

“这是?”

“阿雪,你先安心在这里等待。”齐中天不容拒绝地说,接着对朱清道:“朱清小兄弟,我们走吧。”

“等一下,你们要去哪里?齐叔?齐叔?!”森若雪在后面焦急地喊。齐中天也不回头,飘飘忽忽一路往前,带着朱清离开了这个山洞。

“前辈,我们要去哪里?”朱清有些紧张地问。

齐中天叹了口气,道:“自然是去寻那黑翼蛛蝶卵。”

“那为何不带上森阁主呢?”朱清忍不住问:“她才是关键人物啊!”

“话虽如此,可阿雪她看似冷漠,实则心软,遇到这种事情很容易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齐中天摇摇头,道:“她的性格随了她母亲,也是合该如此!”

朱清略感意外,没想到齐中天也知道森若雪母亲的事情,而齐中天知道他的想法后哈哈一笑,道:“朱清小兄弟的想法也是很特别啊,阿雪不是她母亲生的,难道还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我知道,你是想问她的身世吧?可惜这是他们一家人的家务事,我虽然清楚,却也不好说些什么。”

“阿雪告诉你的那些,就已经够多了。”齐中天说。

朱清点点头:“也对。”旁人的秘密,他确实不该好奇太多。

“不过我倒是觉得,朱清小兄弟的秘密也不少呢!”齐中天眯了眯眼睛,眼底掠过一抹狡猾之色:“比如说……一直藏在你口袋里的那东西?”

朱清大吃一惊,刚要掩饰,就见松鼠从他的口袋里钻了出来,怒气冲冲道:“齐中天!你怎么还是这么个德行?!”

朱清:“……你们认识?”

松鼠自从进了山洞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朱清本来以为他是怕对方发现,如今看来却似乎完全不是这样。而且令人惊讶的是,这两人的样子非但像是认识,似乎还颇有渊源。

松鼠气哼哼道:“当年在青叶城有过一面之缘的家伙而已!”

齐中天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你我二人居然还有再见一日,可惜时过境迁,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啊!”

说完这句话,齐中天脸上便浮现出惆怅之色,缓缓道:“如今你我二人都已经变成这副模样,着实让人感慨。”

松鼠不屑地哼了一声:“感慨什么?!老子照样活得快意潇洒!只有你们人类才会有这种伤春悲秋的心思,哪像我们妖族,做什么事情都是雷厉风行,绝不会儿女情长!”

“不会儿女情长?我怎么记得你当年……”

“你给我闭嘴!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松鼠厉声打断了齐中天的话,又对着一旁竖着耳朵听的朱清嚷道:“还有你小子,赶紧做正事儿去,别浪费时间!”

“好好好。”朱清无奈。

松鼠的存在大概是朱清一路上的秘密,而现如今,这个秘密也称不上是秘密了,朱清并不觉得遗憾,反而有种无事一身轻的感觉。

然而这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后面的事情显然要艰难万分。朱清想起天刀门的事情,不由得更加担忧。

“天刀门?”

齐中天很快就察觉了朱清一脸凝重的表情,便开口询问,得到答案后便皱起眉头:“这又是什么势力?我竟然从未听说过。”

“天刀门在用血祭之法修炼,实在泯灭人性,丧尽天良。”朱清回答:“先前被前辈杀死的那个,正是天刀门的四护法。天刀门有四个护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而死掉的那个正是玄武。”

“也就是说,万一真的打起来,我们还有其他三个人要对付?”齐中天突然冷哼了一声,道:“这感觉,倒和当年一模一样了!”

朱清一想,倒也确实如此。只不过如今内忧外患,外患换成了天刀门而已。

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朱清在齐中天的指引下一深一浅地走着,小心翼翼避免被其他人发现。毕竟先前进入无人涧的队伍不少,朱清有些担心。

无人涧其实并不大,在这里头转悠,或多或少都应该撞上几个人的。但一路走来,他们却没有撞见哪怕是一个人影。

朱清越发觉得不对劲,空气中的气息越来越压抑,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他一直在思考天刀门的事情,突然有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现如今他们已经知道杀死秦霄的是卜山,和当年背叛千机阁的是同一人,而现如今他已经潜伏在了千机阁中。

有一个问题很突出——那就是卜山他是如何恢复的?地下城九死一生,他虽然熬了过来,但松鼠当时也说过,经此磨难之后,必然根基受损,不死也是个废人了。

“齐前辈,”纠结许久,朱清终于开口了,问:“有一件事情,晚辈不是很明白。当年你看到的杀死黑扇子的那人,真的是卜山么?”

“不错。”齐中天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回答:“确实如此。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我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脸上遍布疤痕,但确实是卜山无疑。”

“那他的外貌长相如何?”朱清紧接着问。而齐中天告诉他的卜山的外貌特征,又和卜算子完全不同。

朱清压下心中古怪的怀疑感,把那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问了出来:“前辈可曾想过,卜山是如何恢复的?”

“如何恢复?”

“是这样,松爷曾经告诉过我,即使熬过十八层地狱的酷刑,受刑人也必定会变成残废。而你当时说的,卜山四肢健全,和常人无异?”

“对,确实如此。我当初也觉得非常奇怪,但事态紧迫,也无心细想,再后来就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也就将这个古怪的地方彻底抛到了脑后。”

“如果说……”朱清突然有了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卜山他会不会用了什么特别的功法?比如说……血祭?”

朱清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然而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血祭之法可以让人短时间内突飞猛进,会不会也可以产生修复筋脉这种奇异的效果呢?

松鼠听到朱清的这个问题之后,嗤笑一声:“当然,不然为何那么多人愿意抛弃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寿命,来修炼血祭之法?就是因为它不仅可以让功力大增,还可以易筋洗髓,让人彻底脱胎换骨。”

朱清点点头,看来卜山果然和天刀门有联系,然而,松鼠的下一句话却让朱清惨白了脸色:“而且血祭之术修炼到,还可以有改头换面的奇效!”

本书来自品&书#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多少费用
重庆五洲医院预约专家号
黑龙江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酒泉重点妇科医院
阜阳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