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镜司 第四百四十章 这不是眉来眼去剑法

2019-12-05 06:31:22 来源: 黄山信息港

玄镜司 第四百四十章 这不是眉来眼去剑法

“来,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孟晓轻轻将一只烤好的兔子放在雪嫣然面前,那金黄香脆的样子与芳香四溢的味道让一帮坐在篝火旁的老爷们生咽口水。

雪嫣然撕下兔子腿轻咬一口,顿时乐的无比灿烂,“嗯,就跟当初的一样。似乎比你上次做的还要好吃。”

“那当然,上次光忙着逃亡了,哪有时间精力花在烤肉上。”孟晓轻哼一声臭屁道,看着雪嫣然开心的样子,胸膛里像是也被喜悦填满了。

“呃,那个打扰你们一下,你看是不是谈谈咱们的事?”

戴尔站在两人身后轻咳一声,十分尴尬的问道,他作为一个神国人这次出来不过是做任务而已,说实话真不想掺和到几个国家间的战争中,只是扎克的问题还要着落在孟晓的身上,一时间倒也颇感无力。

孟晓抬头,先是往远处看了看不知在干嘛的古天宝与白三刀,转身道:“你现在也没什么选择了,不过其实我们并没有打算掺合进白三刀与古天齐之间的斗争,在这一点上估计悬镜司也差不多。所以你的办法就是暂时跟悬镜司的人混在一起,等扎克出现时专心对付他就是。至于别的事情,完全不需要管。”

戴尔闻言倒是松了口气,他怕的就是孟晓用帮忙为借口要挟他加入战争。不过孟晓显然不是那种人,而且本身也对战争没有兴趣。

雪嫣然看着戴尔离开,小声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是说,还要跟着悬镜司的人混吗?”

雪嫣然的话像是贴着耳朵说的,让孟晓心中有些发痒

,尴尬的轻咳回道:“白三刀与古天齐的斗争属于光之国内部矛盾,所以按照规矩悬镜司不会牵连其中。但是如今古天齐的九幽暴露,铁蛮两国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趁着内战时候侵犯边境的。这一点悬镜司却是不会不管。”

雪嫣然秀眉微皱,有些担心的抱紧孟晓胳膊,“这你们要怎么管?悬镜司本就不是正统军队,就算你将全光之国的密探都调集过去难道就能挡住两国军队吗?何况……”说着顿了一下似有难言之隐,望着孟晓那淡然的眼神无奈道:“你知道,我们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玉虚宫的长老们绝不会放过你的,说不定此时已经在来的路上。如果你还待在悬镜司中,岂不是会被他们抓个正着?”

孟晓有些好笑的看着她,“那按照你的意思,我该怎么办?”

雪嫣然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脸颊渐渐布满红晕,像是聚集了这一辈子所有的勇气般说道:“我们……私奔吧!”

孟晓身体一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雪嫣然,他以为会听到躲避之类的话,只是从没有想过雪嫣然竟然会想到私奔上来。

只是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孟晓心中却是满溢的感动。私奔!说白了,就是一对儿男女离开所有熟悉的一切,到一个只有两人的地方生活。对,就是这么简单。

但说起来简单,背后的意义可绝不简单。这是一种彻彻底底的逃避,也是一种完全的背叛。逃避身份本身的,背叛所有长辈的信任。也许在新环境中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们,但是在原本的熟人之中,他们是被看不起的。而且往往这也意味着,两人中有一个要单纯的付出太多了!

作为孟晓来说,其实如果他真的把雪嫣然拐跑了,身边朋友倒不会对他有什么微词,说不定还会夸他好本事呢!例如古沉那货。

但是作为雪嫣然来说,需要付出的就太多了,而孟晓知道,虽然现在雪嫣然肯抛弃一切,可师门过去对她的栽培与爱护是不能随意割舍的,这些会变成一个心结缠绕在她的脑海之中,他可不想雪嫣然一辈子带着遗憾生活。

雪嫣然不是个什么都不懂又无脑的女人,正因为她懂得这些却依旧提出私奔的主意,这才更让孟晓感动,只是孟晓却不能同意。

缓缓伸手将雪嫣然的娇躯搂进怀里,这好似是他次在那么多人面前做如此亲密的动作,一时间不光雪嫣然通红了脸颊,就连旁边一众玉虚宫的弟子们也都屏住了呼吸。

孟晓低头在雪嫣然的耳边轻声呢喃道:“你且放心前行,身影所及之处,必有我生死相随!”

雪嫣然觉得双眼中有一股热流在酝酿却怎么也倾泻不出来,因为一股股直冲脑际的甜蜜将它们全都蒸发了。她身子往里钻了钻,孟晓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充满了生命的芳香。一瞬间,突然感觉丹田处有什么东西在颤动。

雪嫣然将手不自觉的按在小腹上,却发现孟晓的动作竟也同样如此,一种奇特的明悟瞬间在脑海之中炸开。两道剑气从他们的身上直冲云霄,剑光所及之处晴空一片,风停云散却不带半点凶戾杀意,有的只是风的眷恋与云的萦绕。

陡然产生的变故让营地中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远处商量未来的白三刀与古天宝也诧异的望过来。

“这剑意……强!”白三刀的话仅仅四个字,中间还停顿了片刻。可是作为老朋友的古天宝却明白这话语中到底蕴含多少的分量。要知道白三刀对于冰之一道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乾坤道果的级别,连他都说这剑意强!那是真的很强啊!

对于周围充当背景的各派弟子,孟晓与雪嫣然完全无视,甜蜜的对视一眼继续相拥下去。那一瞬间是剑意的升华,更是两人灵魂间的交流,他们彼此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具体想法,却能够清楚感知到那炽烈的爱意,仅此而已!

“哎呦!这一趟出来真是赚了,还能碰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

篝火剧烈的摇晃了一下,那个新出现的声音瞬间将所有人从之前的震惊中拉拽出来,一个个猛然站起兵器尽出,于震惊之中小心翼翼的盯着兀自吃着兔肉的男人,哦,还有一个同样懵逼的女人。

孟晓搂着雪嫣然肩膀的手突然一紧,两道剑光几乎同时刺出,剑光并列而行刹那间融合,威力猛翻十倍,狂猛气浪瞬间当头压下。

赤颜用牙齿撕了一块兔肉,头都没抬,只是肯定道:“嗯,不错,你小子的剑术跟你的烹饪手艺一样精通啊!”

呼!

像是一阵和曦的微风吹过,剑光一点点的溃散独露出其中的无双剑。

剑尖停在赤颜额头前不足三寸,然而它们却再也没有前进半分。孟晓与雪嫣然没有再用力,也不敢再用力。因为……会死!

孟晓深吸了口气,一手按下雪嫣然的胳膊一手收回无双剑,瞄了眼叶子青,“不知这位前辈高姓大名,晚辈之前多有失礼,还望不要见怪!”

叶子青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甩不掉。孟晓见状有些无奈,轻轻施礼,“多谢前辈帮忙照顾我的朋友,若有要求但请吩咐,晚辈定然竭尽所能。”

赤颜左右看了看,“还有兔子肉吗?一只完全不够吃啊!”

雪嫣然顿了一下有些不舍的将手里的兔子肉递过去,赤颜一见撇撇嘴接过,“小姑娘不大气。”

雪嫣然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你别吃啊,本姑娘还舍不得呢!

“晚辈白三刀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大驾光临,还请恕罪。”白三刀的身体有些僵硬,几步来到篝火旁向着赤颜行礼。

孟晓看到白三刀的样子心中咯噔一下,白三刀可是领悟了乾坤道果级别的冰之法则,也就是说能够让他这般紧张的绝不会是乾坤道果级别的强者,只能是往上的踏地道或者登天道强者了!好吧,天道强者未免有些不可能,那是随便跺跺脚都能够让世界颤三颤的存在,但即使是踏地道强者也很了不得了!

赤颜偏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白三刀,眼神中似乎有些疑惑,之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你的魂宝不错,以前我也杀过几个类似的,虽然比不上神龙玄武之类的瑞兽,但也不差多少了!”

白三刀一怔,眼中全都是难以置信,其实自己的魂宝究竟是什么种类他都不清楚,如今竟然碰到专家了!

白三刀没有管周围人的挤眉弄眼,看赤颜似乎并无恶意,恭敬道:“晚辈孤陋寡闻却是连自身的魂宝是何种异兽都不晓得,既然前辈神通广大,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赤颜有趣的看了看他,“指点倒也说不上,只是曾经无聊杀过两只,具他们说好像你这种魂宝一共有七个,算是同一种类却名称不同。具体是什么我也懒得记,不过好像他们都非常擅长黑暗邪恶向的法术。你不妨找机会尝试一下。”

赤颜随意说着却是抹了一把嘴角的油渍,白三刀却整个人呆愣在那,他擅长的是冰系,而他魂宝也非常擅长,但长久以来除了发现自己对冰霜、火焰、闪电以及毒素都有很强的抗性意外,还真没发现有什么黑暗法术的天赋。当然,他也没有接触过什么黑暗向的法术。

就在白三刀仍旧发呆的时候,赤颜却突然间站起,突然的动作又让众人吓了一跳。

“呃,你们聊,我吃的太猛要去方便一下。”

“……”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支架后又有血栓可以吃通心络吗
小儿便秘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