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城重影第三章谷青有了男朋友

2020-01-29 01:52:27 来源: 黄山信息港

丹城重影 第三章 谷青有了男朋友

谷青父亲有diǎn扫兴,diǎn着谷苗儿的额头説:“一diǎn也不尊重历史。”然后喝了杯中的酒。刚咽下酒,他突然止不住大咳了起来。

谷青连忙过来轻拍父亲的背:“爸,你怎么啦?是不是喝多了?”

谷青父亲摆摆左手,“年岁大了,身板比不上当年了。刚才喝猛了diǎn、喝猛了diǎn——”

谷青母亲悄悄收了他的酒杯,xiǎo声埋怨道:“近喝酒老是呛,知道身体比不上当年就少喝diǎn,都要退休的人了,一diǎn都不注意养生。”

马丽站起来给谷叔叔换了杯热茶。

谷苗儿给父亲拿来一块热毛巾。

等父亲咳嗽平息下来,谷青带diǎn情绪地説:“爸,我以后再也不许你喝酒了,你别那么固执。我妈是医生,你要多听她的建议。”

谷青父亲看看女儿,又看看马远南,沉默了一下才説:“虽然你没对我们説过你的事,但你怎么想的我们大概了解一diǎn。xiǎo青,爸爸还是那句话,不干涉儿女的婚姻,但你要是真孝顺我们,就和你远南哥把事情办了,这是你爸和你马伯伯多年的心愿。”

谷青发现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她,顿时张口结舌,不知説什么好。心里埋怨道:不是説不干涉吗!干嘛这么逼我啊!

马远南觉得应该挺身而出了,不能让谷青一个人尴尬。

他説:“叔叔阿姨,是这样的,我跟谷青呢一直在谈,只是我近工作挺忙的,没有太多精力去考虑结婚的事。我想过一阵子跟她好好商量一下,再跟父母们沟通,你们看这样行吗?”见没人吭声,他又补充説:“其实这事吧在家里谈,今天在这吃年饭,酒也喝了不少,还是先回家过年看电视吧!”

马远南不敢编的太多,怕一不xiǎo心哪里出了纰漏。

谷苗儿用同情的眼光望着马远南,他的苦心只有她一个人能理解,因为是她不顾谷青的威胁把谷青有了男朋友的消息通报给他的。

那还是去年夏天的事,谷青母亲的腰扭伤了,在家里卧床休息。

有一天,马远南来家里探望,正好谷苗儿也在家。马远南离去时,谷苗儿説送送他,然后在路上告诉了他一个沉痛的消息——谷青有了男朋友。

马远南当时有diǎn吃惊,“你确定吗?”

谷苗儿diǎn头,“确定!那男的叫刘北桐,大学时跟谷青一个学院的,比谷青高一届,是学院学生会的一个什么部长,听説超有才,把我姐迷得稀里糊涂的。他们俩好了很长时间了,一直瞒着家里。”

谷苗儿之所以要把姐姐有了男朋友的消息告诉马远南,是因为她替姐姐遗憾,替马远南委屈,她觉得只有马远南才适合当她的姐夫。

马远南无语了,其实在这之前,在很多的蛛丝马迹中,他就预感到了自己和谷青不可能走到一起。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马远南也约过谷青几次。他发现只要是约她吃饭,她一般都答应,如果是约她看电影,她就会找理由推辞。

《侏罗纪公园》上映时,马远南搞到了两张首映票,谷青一开始犹豫着答应了。没想到下班时,谷青打来,説是晚上同学过生日聚会,电影改期吧!他隐隐觉得这是个借口。

再后来,谷青干脆连吃饭也推辞了。

“刘北桐”。马远南嘴里念一遍这个名字,谷青果然是有了男朋友。事已至此,马远南倒是有了一diǎn释然的感觉,既然人家不爱你,既然两个人没缘分,再怎么努力也是枉然。

可有一diǎn马远南想不明白,谷青为什么会不喜欢他?谷青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他?他不了解那个刘什么桐,难道他比刘什么桐差很多吗?

马远南承认自己并不是什么人物,可他也不甘平庸啊!他有理想有抱负,不抽烟不泡吧。单位里好几个知道他单身的同事,明着暗着的要给他介绍女朋友。就説他的dǐng头上司老主任,经常邀请他去家里吃饭。每次吃饭,老主任在电台工作的女儿,説一口比本人要漂亮的普通话,都在家里陪着。马远南一瞧这情景,心知肚明,这不就是那个意思吗!能被老主任看上,説明他马远南还是比较优质的吧!

谷苗儿当时还安慰他説:“远南哥,天涯何处无芳草,柳暗花明又一村。其实我姐有diǎn傻,还配不上你呢!”

马远南一笑,很快又收起笑容。他説:“苗儿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姐有没有跟你谈过我?有没有説我哪好啊哪不好啊!”

谷苗儿想了想説:“没有。”

马远南自言自语:“一定有个什么原因——”

谷苗儿突然转过身子,抬头挺胸地站在马远南身前,带diǎn玩笑的口吻説:“远南哥,要不我嫁给你吧!我喜欢你。”

马远南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得瞪大眼睛看着她。

谷苗儿剪着一头短发,圆圆的脸上架一副黑框眼镜,青春中还透出几分稚气。她比谷青稍矮一diǎndiǎn,也比谷青丰韵一diǎn,两个ru房挺得鼓鼓的。他很感慨,印象中的谷苗儿一直是个鼻孔下挂着两条鼻涕的xiǎo不diǎn儿,什么时候长成一个漂亮的姑娘了!

马远南笑了,摸摸她的短发説:“我一直把你当可爱的妹妹。你跟你姐完全不同,心直口快!像个军人的女儿。”

谷苗儿泄气地笑了笑。

吃过年饭后,马远南一家人回到家里。马远南没有去看电视,他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斜躺在床上想心事。

直从知道谷青有了男朋友后,马远南偶尔会郁闷一下,这郁闷来自一种意料之外的挫败感。他甚至有一股莫名的怨气,不知向谁发泄。

一直以来等着谷青来爱他,至少等了五年,结果谷青爱上了别人。他又一次冒出那个念头:谷青不爱他,对他不冷不热,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的原因,有他想不到的原因,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马远南很想解开这个谜,正好今天吃年饭时他留了一个与谷青商量的借口,他确实需要与谷青好好谈一次,也算是摊牌吧!然后对双方的家长好有个交待。

他从床上爬起来,抓起桌上的,想给谷青打个,这时母亲推门进来了。母亲问他怎么不去看电视?他説不想看有diǎn事要处理。母亲没有走,而是在他床边坐下来

马远南问:“妈,有事吗?”

母亲看着他,説:“儿子,你实话告诉妈,你跟谷青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

“妈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们挺好的呀!”

母亲摇头,“妈能看出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几年来,你们两个很少一起回过家。谷青每次来家里,好像都是她一个人。”

“怎么没一起回过?你忘了?上次她们银行发福利,我还跟她一起往家里送过水果。”

“那我问你,你喜欢她吗?”

“你们不是都夸她好吗!”

“那她呢——也喜欢你吗?”

“你怎么突然问这些?”马远南将母亲拉起来,“我们还是去看电视吧!”他拉着母亲的手走出了房间,一边心里想,还是不要再瞒了,免得父母们操心,过完年就做一个了断。

然而,过完年不久,事情又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威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邵武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包头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扬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