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灵药客卿106两柄妖刀

2020-01-29 06:20:57 来源: 黄山信息港

都市灵药客卿 106 两柄妖刀

落神坊是古代仙人用来渡劫的镇山至宝,能够镇压天气地脉,疏通阴阳,稳定五行。

他还能起到门户的作用,别人的秘境打开通往外界的大门,必须消耗很大的能量,而且由于内外连通,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里面的能量充足,会自动向外面不充足的世界里散逸,二者能量浓度相差越悬殊,流失的速度越快。

有了落神坊充当门户,就没有这个问题了,里面的能量被关闭的严实合缝,丝毫没有逃逸,相反,岳望舒还可以操纵他,汲取外面大千世界的能量,损不足以奉有余,反补自身,当然,随着内外能量差距越来越大,直接汲取能量的速度也会减慢,但开始也是极快的,几乎是海量的吞吐。

凡尘升级的成长速度是两倍,秘境的成长速度是三倍,岳望舒的空间不大,秘境一品才一百多亩地,升级的时候继续压缩成长,增加灵气浓度,等升到秘境十品的时候,涨到六十多平方公里,一举进阶成为福地。

大约有BJ二环线内面积那么大,只比别人正常的秘境五品稍大一些,但是灵气的浓度,已经足以抵得过别人七八品的福地了!

升级成为福地以后,可以调节内外的时间差了,有落神坊在,更可以借力不少,岳望舒将内外时间调成十比一,也就是里面过十天,外面才过一天。

每次升级,昊天镜里面又造化出新的物种,从初的昆虫,到爬行动物,到鸟兽,升级到十品秘境的时候,出来五枚鸟蛋,孵出来一窝鹫鸟,长得团团圆圆,十分可爱,换毛之后,显得鸟高腿长,雄赳赳气昂昂的,十分有个性,尤其身后长有五根彩色翎羽,又长又帅,虽然还不到人的膝盖高,但已经展现出上古猛禽的气度和凶性,山阴的三足蟾蜍看见他们就躲得远远的,大小金蛛则联合火蚕,带着一大帮昆虫,两次下手要把他们弄死,被卷耳及时制止,打了小报告,岳望舒知道后,把大家叫到一起,开了个会,狠狠地批评了金蛛跟火蚕,要他们和睦相处。

进阶到福地的时候,又得到两枚蛋,很大的蛋,孵出来两条小龙,虽然小,但却是是龙不是蛇,它们有四个爪子,还能看到犄角跟胡须的雏形,全身骨肉都像水晶一样透明,连内脏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胡月薇见了之后,说这东西叫冰螭,是龙的一种,岳望舒用天一真水喂养它们。

岳望舒开始时担心五彩神鹫会把它们吃掉,但是五只小鹫根本不搭理他们,反倒是火蚕不干了,他们一火一冰,冰火难容,两条冰螭的存在,简直比五只小鹫更让他们不能忍受,平时懒散的火蚕们都活动起来,四处拉帮结伙,要用岳望舒看不出来的方法把冰螭搞死,还准备让傻乎乎的三足碧蟾背黑锅,碧蟾只是看着傻,实际上精怪极了,故意撺掇九尾雉鸡向卷耳告密……

岳望舒软硬兼施,好不容易才把这群家伙全部摆平,给他们划分了各自的领域,并且无视火蚕的打滚卖萌,勒令他们无故不许飞下自己新给他们建造的桑青山。

游轮在北海各个港口城市玩了个遍,然后穿过大西洋,绕过火地岛进入太平洋,再从太平洋驶回亚洲,一路上都平安无事。

岳望舒问胡月薇:“你说的第三次劫数是不是已经过去了?”

“当然没有。我比你还关心这事呢,已经算过了,安倍清德会在RB动手。”

“RB?”岳望舒有些意外,“他怎么不在海上动手而是在RB?这也太怂了吧,还要在家门口跟咱们打?”他感到有些好笑,不由得对那位RB负盛名的阴阳师也有些看清了些。

胡月薇的表情却很凝重:“我跟他交过手,我知道他的厉害,他也知道我的厉害,他也擅长占卜,估计已经知道我身边有你这个帮手。我估计他是要借助地理跟我们决一死战,RB的式神擅长借助地利,这次斗法不是在空间里,而是在外面,咱们的法力都收到很大的线索,连腾空御剑都很困难,很多道法施展不出来,所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对于所谓式神,岳望舒这几天通过胡月薇的介绍,已经有些了解,式神来自于三式,三式即中国古代的太乙、六壬、遁甲的合称,传到RB之后,经过多年流传,发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在占卜和用神方面,阴阳师们用其驾驭鬼神,再另鬼神帮助自己施法。

胡月薇再三告诉岳望舒,安倍清德也极擅长术数,诡异难测,绝不是欧洲那些只注重魔法威力的法师们可比,只康迪能跟他相提并论,让他千万小心,不要中了对方的圈套。

岳望舒听了这话,就很不服气,合着康迪跟安倍清德都比我高出一个档次是吧?康迪搞不定的管慧生,还不是在我手上连连吃瘪,几乎呕血三升而走?斗法可不是只看自身法力的,我有落神坊、聚首幡、七修剑在手,实在不行还有压轴的昊天镜,就算是单挑也不怕他们!

游轮要在东京停留两天一夜,当天晚上,岳望舒在洗手间的镜子里面,看见一个穿着西装,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他用很溜的中国话跟岳望舒:“你是不是很不服气我?”

岳望舒回头看了看,并没有人,他狐疑问:“你就是安倍清德?”

中年人很和蔼地笑,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是我,我的式神告诉我,他感知到你的胸口有一团愤愤不平之气,说你就像是一只发了情的公牛,暴躁地想要找人决斗,我觉得,我可以帮助你实现这个愿望。我觉得如果我是你,也不会站在胡月薇一个弱女子身后的。”

岳望舒知道他是在激自己,不过他并不害怕,虽然安倍清德这一手法术确实有点帅气:“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约个地方吧,咱们两个斗一场。”

“很好。”安倍清德用手指了指身下,“就是这里,在这镜子里面,你能出神了吧?东京是个很繁华的城市,人口众多,要是在面斗法的话,兹事体大,咱们静悄悄地在这镜子里比试一场……你不会认为我在这里面有埋伏,不敢来吧?”

岳望舒笑了:“我知道你那里面一定有埋伏,但是我并不怕,你等着!”

岳望舒说完消失不见,他把肉身留在空间里面,然后以元神状态重新出来,手里拿着黑气缭绕的阴魂刀,纵身投入镜子里。

镜子里的世界很安静,像是一间没有边界的清水房子。

岳望舒用两根手指指定阴魂刀,让这妖刀悬在自己胸前,刀剑向前,它已经嗅到了灵魂的味道,像是一只按耐不住自己的饥饿猛兽,不住颤抖。

安倍清德微笑点头:“中华御剑术!很好。”他伸手虚抓,凭空抓出自己的村正,双手握住刀柄,摆出一个架势,“你是客人,请你先动手!”

岳望舒不想跟他废话,神念一动,阴魂刀像是离了膛的炮弹,飚射出去。

安倍清德横刀架住,双刀相碰,强大的力道让他向后化形十余米。

他用日语叫了一声,像是感叹词,又像是骂街,人随刀转,突破阴魂刀冲向岳望舒,岳望舒调转阴魂刀,反过来刀随人转,斜砍脖颈,逼他自救。

岳望舒能够隔空御剑,安倍清德不能,无论他的刀法再怎么厉害,也没办法靠近岳望舒,每次冲突都在三米之外被逼回去,突然被阴魂刀砍在肩膀上,将一条手臂齐肘砍断!

安倍清德骂了一声,身体像一道影子一样,钻进了村正里面,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听说你们中国也有人剑合一,让你今天看看我们的人剑合一吧!”

这回他没有了身体拖累,只剩下一把刀,运行的速度力道,全都猛增了十几倍,阴魂刀没有了攻击目标,相反,岳望舒自己却成了拖累,攻守之势顷刻转移。

岳望舒控制阴魂刀,手忙脚乱地抵挡一阵,两柄妖刀的邪性都很大,互相劈砍竟然不发出一点金铁交鸣的声音,无声无息,仿佛要把对方吞进自己的身体里面,更邪性的是,它们对砍不冒火星子,反而冒血,一片一片血点子往外洒,并且发出直击灵魂,带着愤怒的惨叫。

阴魂刀原来共有十口,前阵子在印度洋被收走了九口子刀,现在只剩下了一口母刀,岳望舒虽然有了七修剑,但对这种能够以毒攻毒的妖刀另有一种偏爱,他就是喜欢用刀砍人,如砍瓜切菜的那种感觉。他想要把村正收来,跟自己这个配成一对,子母刀没有了,回头问问胡月薇,能不能再炼成一套雌雄刀。

他左手拿出璇光尺,晃出五个光圈,迎过去要将村正套住。

这五个光圈很不起眼,安倍清德却认得,他的祖父,曾经在这把尺子上面吃过大亏!口口相传,告诫后人,安倍一看见五个光圈出现,立刻大叫不好,不等光圈飞进,村正倏地凭空消失。

下一刻,村正无声无息地在岳望舒脖子后面出现……

葫芦岛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兰州总医院怎么样
长春哪家医院看银屑病正规
韶关治疗早泄方法
酒泉男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