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科技第七百九十二章还有这种操作

2020-01-26 20:10:05 来源: 黄山信息港

仙界科技 第七百九十二章 还有这种操作?

不管这些负面情绪是哪儿来的,只要是被这法器收集了,对自己来说都是好事,距离自己完成任务又近了一步。

想想菲菲这两个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沈冰就很纠结。

不是沈冰不努力完成这个任务,主要是七情六欲之气着实不好弄。

这次要不是球球提醒,他估计自己回去后真会去监狱什么的地方走一趟……

场上的打斗还在继续,沈冰看得也是兴趣寥寥。

相对来说,那位叫罗思尔的家伙更壮实一些,而希猜则更加灵活。

如此打斗近十分钟,希猜一个侧身,躲过罗思尔一击之后,一记迅猛的侧踹,踢中对方的腹部,当场瓦解了对方的战斗力。

这是自由格斗竞技,不是拳击,所以没有那么多规则。

在裁判倒计时读秒之后,罗思尔也未能爬起来,一场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台下的观众或兴奋地嘶喊,或恶毒的诅咒,充斥在整个竞技场上。

“沈哥,下一场要不我们也押点?”柳劲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沈冰淡然一笑,道:“这能赚几个钱?主办方比我们更清楚选手的实力对比,设置的赔率更有利于他们。”

他话刚说完,新的一轮格斗即将开始。

这次上台的是一位倭国的柔道高手和一位棒子国的跆拳道高手。

这种性质的竞技不存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主办发安排的基本上都是势均力敌的对手。

这一点从大屏幕上的赔率也可看出端倪,两人相差无几。

二人的打斗刚开始,台下就已经响起了哄闹声。

“给我十秒内打死他!”不知是某个傻逼投了那一赔率。

“砰!”一声闷响,正在勇猛战斗的倭国高手身形一滞,然后便直愣愣地倒了下去。

沈冰等一干坐在擂台附近的观众看得清楚,那倭国高手的额头出现一缕血痕,然后还有乳白色的东西混杂在里面。

“啊……”

“死人了!”

“有枪声!”

反应过来的人们顿时一片混乱,这些人可以淡定地看别人拼命格斗,哪怕真有一方被一拳打死,他们也只会兴奋地尖叫。

究其原因,不管参与格斗的人再怎么牛逼,再怎么杀人如麻,那也只限于擂台之上,不会威胁到观众,他们完全可以以上帝视角欣赏生死格斗。

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枪声,一枪将那倭国高手给干掉了,这特么的完全是突发情况啊。

那枪手既然可以干掉格斗选手,自然也有可能瞄准看台上的任何人。

这完全是一个不确定因素嘛!

能登上这艘邮轮的都是有钱人,谁特么不将自己的命看得比什么都贵重?

一时间尖叫声不断。

哪怕是高景川和柳劲,都是脸色微变。虽然他们并不害怕,但也担心沈冰的安全。

之前沈冰的两次出国遭遇他们可都是知道的,虽然这次沈冰登上这艘邮轮纯属偶然,但鬼知道会不会有人在背地里使坏?

倒是沈冰和李骁一脸淡定,甚至都没有站起身来。

“砰砰……”又是两声巨大的枪声,伴随着枪声落下,整个竞技场上鸦雀无声。

“都特么的给我安静点!”一个粗暴的声音大吼道。

沈冰循声看去,竞技场看台的处不知何时站了一位叼着烟斗的中年白人男子。

在这个白人男子身旁,站着两个堪称门神一般的家伙,每人端着一挺米尼米轻机枪,肩膀上缠着的一大串子弹威慑力十足。

不仅如此,在另外几个方向还各自站有一个人,全都带着长家伙,那黑黝黝的枪口让人丝毫不怀疑这是假把式。

虽然在竞技场上有十多个维持秩序的保安,但他们此刻也不敢有丝毫异动。

尼玛!每个人至少都有一支枪重点关注着呢,谁特么敢动?

“呵呵!这就对了嘛。”那白人男子笑呵呵地朝下面走来,看着台上的那位主持人,戏谑的道:“这位裁判先生,刚才我投了这位黑川建先生重注,一共30万美金,赌他10秒钟内死掉。现在这情况……应该算我赢了吧?”

在场所有人内心很崩溃,还特么有这种操作?

沈冰嘴角微翘,这家伙是知音啊!自己之前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只不过没有这么去做而已。

台上的那位裁判兼主持人既懵逼,也惶恐。

自己该怎么回答?

30万美金的赌注,按照1000倍的赔率,那就是3亿美金,这都快抵得上这艘船总价值的五分之一了。

再说了,这赌注应该是格斗双方的事情,你特么的一枪把人打死了,还要赔偿?哪有这种道理的?

可惜这些话到他喉咙处又咽了回去,他敢打包票,如果自己敢说不陪,对方会一枪崩了自己——反正都死了一个,这群亡命之徒不介意多杀一个。

高景川和柳劲左右四顾,希望找出破局之策,虽然目前看起来这群亡命之徒只是针对主办方,但只要稍稍动动脑子,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真要只是针对主办方,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他们看了一圈,便有些坐蜡了,这特么的不好办啊!虽然他们自认为实力过人,但面对几十条枪,心里也还是犯怵的。

高景川的目光忽然看向了沈冰,却发现这家伙居然还是大咧咧的坐在那里,一副周围的情况与我无关的样子。

呃……好像他不仅仅只是坐在那里,貌似还在玩游戏……

一般来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安稳地坐着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精神病。但沈冰是精神病吗?

不是。

看到这一幕,高景川原本担忧的心没来由地轻松了不少。

“沈冰,我们怎么办?”高景川低声问道。

沈冰眼睛盯着屏幕,心情颇为复杂。

在听了高景川的话后,他轻声道:“先看看再说。”

“额!”高景川不知道沈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此刻也不是好多问,避免被对方盯上。

那白人男子已经走上了擂台,吸了一口烟,笑眯眯地问道:“裁判先生,你这样不说话,是觉得我这是无理要求吗?”

那裁判内心犯怵,他似乎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连声说道:“不……不!阁下的要求……要求很正常。只是……只是……”

白人男子笑着问道:“只是什么?”

裁判哭丧着一张脸道:“只是这么大金额的资金,我……我也做不了主啊!”

“呵呵!”白人男子空着的左手忽然一抬,一只手枪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手中,枪口直指对方的脑门,道,“那就先将你能做主的那部分金额转出来吧!”

一直站在这白人左侧的那个大汉嘀咕道:“老大,要我说,直接将这家伙毙了得了,一会儿直接找他们老板转账。”

那裁判先生两腿如筛糠,生怕对方手指一扣,在自己脑门上开一个孔。

“你懂个屁!”白人男子哼了一声,却也没解释太多,目光继续盯着那裁判,“上一局比赛结束之后,就是这家伙终用指纹确认,赔付流程方才完成。他只需要确认这场比赛结果,钱就能进我们的腰包了。”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甲状腺科可信吗
陇南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牛皮癣的价格
日照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济宁妇科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