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之路第234章强大的真意

2020-01-29 16:06:40 来源: 黄山信息港

圣女之路 第234章 强大的真意

尽管输了,但观众没有怪责成都学院,或者说,他们觉得输给剑圣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对姜艾等人而言,震撼的不是输给紫禁学院,而是李药师的战斗方式。

“总觉得和心兰殿下好像。”班朝道。

“只是单纯的虐人打法吧。”姜艾咬牙道,“可恶,居然视力量为先,这样还能算军师吗!”

心兰是觉得军师技好才使用的,但李药师却是将之当成对付弱者的有效手段,这让致力成为出色军师的姜艾打心底厌恶。

“我觉得他其实是双修武者。”赵充说出自己的判断。

“心兰殿下的队伍不是有人会使用琅琊阵吗?两人说不定都和剑圣有关,一点都不奇怪。”陈堂笑道,至于他的肚子里打什么主意就没人知道了。

“不管怎么说,结果是我们输了。”邓豫轻轻一叹,语气中满是遗憾。

现在他这种水平,又如何能保护好心兰。

众人心思各异,见状姜艾连忙拍手。

“还有第三名争夺战,大家提起神来。”

话虽如此,英杰大赛已经到了尾声,这意味着刘天即将展开行动,如何能不让人心忧。

“刘天,不要乱来。”

另一边,看完比赛的心兰对刘天道。

“好啊。”刘天坏笑着给出承诺吗,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那我先回去了。”

“走好不送。”刘天趴在桌子上懒散地挥手。

不管这话是真是假,至少这一天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夜晚,河气象监测部门。

“怎么了?”低级警报响起,组长过来问监测员。

“没什么,只是该区域突然劈下一道天雷……我已经联系过当地的卫兵了,没有任何损失。”

“那就好。”组长不再关注此事。

只不过,天雷落下没多远的地方,黄钟的身形出现在夜空之下。

“大、大人,在吗?”

黄钟鬼鬼祟祟道,却是一道嘹亮的声音回应了他。

“我在这里。”

田野里,一名男子负手而立,神情冷峻,望着星空的眼神深邃犀利……若非他现在浑身破烂不堪,头发乱蓬蓬和街上的乞丐差不多,一定很有高手模样。

然而见到这人,黄钟大喜过望。

“太好了,大人你总算平安回来了。”

“星辰之神永远守护我等,回来是理所当然的事。”

男子正是黄太极,那道天雷是他从虚空之海回到主世界时造成的。

“大人当然洪福齐天,不知道其他几位大人……”黄钟小心翼翼道,表现得比孙子还卑躬屈膝。

“哼,不必你担心,他们好得很!”

黄太极的确是自己一人先回来了,但这是他们的策略,毕竟没什么比九人合力先把一人送回来所花费的时间更少的了,而且他回来之后还能使用“黄道经纬仪”定位,好让另外几人更快回来。

“废话少说,给我讲一下现在的情况。”

“是!”黄钟像狗腿子一样凑上去,低声细语。

不过你要是以为他真的对黄太极心悦诚服那就大错特错了,对他来说,唯有自身利益才是重要的事,别的都可以靠演技来弥补。

“愚蠢的古蒙人,你们就好好和那群大宋混蛋互相残杀吧!”

……

“之前怎样都好,明天给我认真作战!”

这一晚,谢浩灵堵住了谢浩然。

“嗯,里面有几个对手,我很感兴趣。”谢浩然微笑道,眼里满是期待。

谢浩灵松了一口气,但他马上就为自己居然会产生这种念头而感到深深的厌恶。当然,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漫不经心的家伙。

抢走了他的继承人身份,无论何时何地,走到哪里,别人都用谢浩然来跟他比较,但终只会剩下对谢浩然的赞赏,而没人会提起他……明明他比那家伙靠谱多了,为什么会这样,就因为他拥有那不需要任何努力的力量吗?

谢浩灵不明白这世上为何会有真意这种不讲道理的力量。区区一个四阶初级,居然凭借真意打倒了一众七阶高手,任你熟练度大师或者宗师亦或是超级什么人,在谢浩然面前狗屁都不是。

这算什么?

谢浩灵尝试去找族中收藏的秘卷学习真意,却被谢玄安阻止了。

“现在的你还没资格去看。”

这算什么?谢浩然独有,太过分了。

偏偏这一届却涌出了许多拥有真意的人,而且那些人的表现也相当出彩。

平心而论,谢浩灵的目标是成为岳非那样的人,因为岳非是一个没有真意实打实的强大英杰。然而岳非却只能和霍长生打成平手……这也罢了,霍长生自身魔力也不差,但杨心兰那算什么?凭什么她一个五阶能吊打岳韩二人,这是又一个谢浩然?还有那个墨紫,自己视为强劲对手的墨青叶居然那么轻松被击败……这个世界难道没有真意就不行?

更关键的是,谢家的象征,剑圣也拥有真意,这么一来,反而显得没有真意的他才是怪胎。

但可恨的是意识到这一点的他,不得不恳求谢浩然为他们带来胜利。

“真意这种恶心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类似的呼唤已不是次发出,但他永远忘记不了那一天的事。

“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谢浩然一脸平静地说出这句话,但谢浩灵只觉得他是在怜悯可怜自己,太恶心了,自那一天起,谢浩灵彻底撕破脸皮,毫无保留地表现自己对谢浩然的厌恶。

谢浩然当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但越是如此,谢浩灵就越生气。

这算什么?胜利者的游刃有余?上位者的宽容?

他不服气!

和谢浩然分别后他找到了其他成员。

“大家,明天我们要打个漂亮战,让那些家伙见识一下我们的实力!”

作为队长,他的话还是很有效果的,而众人也知道他在纠结什么,表示理解的同时也很想去证明那是对的。

因为若什么都以真意为上,那就实在太可悲了……当然,京杭队是有名的土豪队,所以他们实际是想证明装备才是硬道理。

一夜过去,观众们也终于等来万众瞩目的胜者组决赛。

由于剩下的三支队伍都是辛苦击败众多对手打上来的,因此胜者组到这一步的优势已经没有了,上午输掉的那队,只有午间可以休息,下午立刻举行败者组决赛——模拟系统只是免除了肉体的痛苦,精神的疲劳可不会消除,因此于情于理,这一场都不应有失,否则就只能以疲惫的状态去和紫禁学院打……从之前的比赛看来,这两场都只会是恶战。

“谢浩然就交给我。”

关键时刻,文天翔走了出来。

“虽然不愿承认,但那家伙一定会优先和我打。”

为了胜利,同时为了减轻队友负担,更重要是为了让陈暮云大展拳脚,文天翔承认了自己是下等马,打算充当弃子来消耗掉谢浩然这个“上等马”。

但他的决定遭到了某人的反对。

“不,由我来对付他。”墨紫道,“这是家族给我的任务。”

相处久了,就算不知道,众人也能猜出墨紫的大致情况,因此文天翔只好让道。

然而不知为什么,文天翔只觉得内心无比空虚。

“我在期待和他打?”文天翔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就摇了摇头,“不,是我在期待报仇。”

报仇的确很重要,但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为了胜利,文天翔把报仇的冲动压抑下去,乖乖服从心兰的安排。

当然,心兰对付谢浩然才是合适的选择,只是她一开始就明白墨思的打算,因此就算是她来安排,也只会把个面对谢浩然的机会交给墨紫。

没错,个。

“你会输。”

等所有人散去,心兰对墨紫道。

对此墨紫早有所料,没有因为心兰说了实话而恼怒,微微一笑。

“我知道,但我还是要去打,不过不是为了家族的任务,而是——”

顿了一下,墨紫闭上眼睛,默默感受体内暴虐的真意。

“我想从他身上找到答案。”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电话
总医院附属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承德妇科医院
肇庆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