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乱战神 第三百零二章 击杀妖龙

2019-10-19 02:00:07 来源: 黄山信息港

逆乱战神 第三百零二章 击杀妖龙

另一个人也笑起來,“命运弄人,一代盖世强者赫连文轩将陨落在此,”

赫连文轩冷笑,“蝼蚁,神阶强者我不是沒有见过,我也不是沒有杀过,”

他又动了,携带滔天魔气风云而动,宛若刚杀出地狱的巨魔,令人战栗,令人不安,

掌中魔焰焚天,似有日月在流转,掌尽之处又仿佛一个轮回在流传,他的人更是执掌了轮回的魔主,

“嗷…,”妖龙仰天嘶吼,庞大如山脉的躯体扭曲,轻灵堪比飞鸟,

妖龙躲过这一击,却依旧浸淫在赫连文轩威慑中,那漆黑的眸子里蕴含着不为人知的畏惧,

赫连文轩简直就是人中之魔,不怒自威,一怒天地都要颤抖,都要惶惶不安,

妖龙咆哮连连,钢尾扫來,宛若千万大山镇压而下,以致方圆万里都在沉浮都在波动,如狂风骤起的**,

身为神阶妖龙,这一击足以致命,足以轰杀神阶以下强者,根本沒人能抗拒,

赫连文轩虽未成神,战力却远超神阶强者,这一点,恐怕连易千凡都有所不如,

他沒有躲避,而是再进一步,一步百里,一拳轰在妖龙狂热的钢躯中,

万里外山川炸开,百里之外的河流被蒸干,连天穹上的星辰都在抖动不已,且引來了万里之外人,

妖龙庞大的身躯倒飞,连着几座山头都被压塌,掉进了百里之外那条被蒸干的河床上,

那两人早已被吓到亡魂皆冒,赫连文轩的恐怖震慑两人,两人亦心如死灰,

面对这样的一个赫连文轩,如果不害怕才怪,

赫连文轩沒有动,冷眸盯着河床上的竖立起的妖龙,冷酷的眼神看待仿佛不是龙而是卑微的虫子,

就在这时,天际有人撕裂虚空横跨而來,炽热的身影宛若风驰雷电,甚至比雷电更快,

赫连文轩冷眸一扫,冰冷道:“是你,你來杀我,”

赤炎摇头笑道:“我不做这种缺德事,我是來看戏的,”

赫连文轩不语,冷冷的打量着赤炎,良久才道:“不错,进步的如此神速,连我都望尘莫及

,”

赤炎道:“个夸奖我的人,想不到竟然会是你,”

赫连文轩冷冷道:“你來这究竟做什么,”

赤炎耸耸肩,笑道:“你想的太多了,我只是來看看,究竟是何人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还有呢,”

赤炎轻笑,转身凝视妖龙,道:“这妖龙我很喜欢,不如你将它送给我,”

赫连文轩冷酷道:“那就看你本事了,”

赤炎轻笑,下一息迅猛如龙,一步冲下河床,宛若千丈战剑杀下河床,可谓神威滔天,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快,却发现赫连文轩的速度更快,更加迅猛,也更加凶残,

于是妖龙悲剧了,两大盖世强者堵路,封天锁地,连逃的希望都沒有了,

炽热的龙血流入了河床,妖龙骁勇奋战,可双拳难敌四手,一时间就落了下风,

赤炎发着光的拳头几乎将它身躯轰进了土里,而赫连文轩更是差点将其头颅轰碎,暴毙于河床,

两人联手,冠绝古今,大地被打出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深坑,妖龙躺在里面,艰难的喘着气,离死不远,

两人再度联手一击,龙骨根根爆裂,庞大的龙身化为一滩烂肉,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这时,躺在地上的两人弹射而起,就要冲天而去,但随后的两道神光将二人洞穿,心神一并被斩杀,

冷风,天地仿佛一片寒霜來袭,冷的简直冷人刺骨,如同此刻压抑的气氛,

赫连文轩沉默不语,不想开口,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仿佛眼前之人是个陌生人,是个他从未见过的人,

但他已不得不承认,今时今日的赤炎已今非昔比,即便与他全力一战,也未必会落下风,

赤炎笑起來,虽然他沒有率先击杀妖龙,但他却依旧很开心,依旧很愉快,

“下一步打算去哪,”

“继续前进,”

“你知道前面是哪里,”

“知道,”

“那前面是哪里,”

“万龙谷,妖龙的诞生之地,也是妖龙的葬送之地,”

赤炎沉吟着,忽然道:“如此那便一起,”

…………

沒有想象中的树木,也沒有想象中的生机,更沒有狂奔的野兽,

远处山川被毁,仿佛被一柄无形的战剑削毁,干枯的河床也不见缓急的河流,土地干旱,全都被蒸发,

万龙谷仿佛已死,沒有生机,只有遍地横七竖八的尸体,

阳光正从东方升起,璀璨辉煌的光芒却也无法洗涤万龙谷的罪恶,

是谁杀了这里的人,是谁出手如此凶残无比,

风萧条湍急,呼啸声宛若地狱的缺口张开,仿佛千万恶鬼在厉啸,在勾夺人的灵魂,

赤炎用手捂着鼻子,这里的恶臭让他难以防范,地上腐烂的尸体更是让他险些呕吐,

沒有人会喜欢这里,赫连文轩也不喜欢,却并沒有像赤炎那般显得有些夸张,

赤炎忽然道:“万龙谷已被夷为平地,究竟是谁出手如此残忍无比,”

赫连文轩冷笑,“有人比我们早一步,虽然我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我却知道这人强大无比,”

赤炎点头,边走边躲避地上的腐尸,像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

这不怪他,令人恶心的事物,沒人会愿意触碰,

但赫连文轩却是个意外,他蹲了下來,蹲在一具尸体旁,用手翻开死者的脖颈,

沒过多久,他又站了起來,道:“应该是太昊,应该是他杀了这里的所有人,”

“何以见得,”

赫连文轩摇了摇头,“太昊身上有种独特的气味,虽然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却也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

他猜的一点也沒错,这里的人的确是太昊所杀,太昊所过之处,无人可生还,

太昊现在站在万龙谷龙神宫前,依旧赤着足,**的上身展现出爆炸性的可怕力量,

一双铜铃般大小的眸子冷冷盯着龙神宫,嘴角流露出无情的冷笑,无情的像是执掌生死的邪君,

他身后站着一群人,这些都是他的追随者,他的忠实仆人,更是他的走狗,

“你们谁上前,”太昊转身,冰冷的眸子如刀锋般冷冷扫过每一个人,

沒有人吭声,龙神宫交织强大的封印,沒人敢触碰,前方那具被结界轰碎的尸体就是的例子,

在血的事实面前,每一个人都保持沉默,不敢逾越雷池,

太昊不悦,露出了狰狞的面容,三丈高大的身体顿时提起了一个惧怕的男子,强有力的臂腕直接将这名追随者举了起來,如同抓小鸡搬轻松,

“啊…太昊师兄留我一条狗命,留我一条狗命,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这人早已被吓破胆,伴君如伴虎,对于这句话他现在深有体会,

太昊不语,脸色刚毅之极,亦冷酷无比,像是坚硬而冰冷的冰块,

他认为,一个人如果活着沒有任何作用,那么倒不如死了來的好,起码是死在他手里,

他相信,一个人若是死在他手里,那个人一定能得到安息,

对于这一点,他一直深信不疑,

鲜血迸进,天地动摇,一道璀璨的强光冲击万里高空,且來带了可怕的雷鸣,

他手里的人顿时化为了一具无头尸体,可即便如此,也沒有撼动结界半分,

这让他极为恼火,**的上身顿时青筋凸现,狰狞的面容,像是一头发了狂的且野性十足的猛兽,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人全部都退后了几步,生怕这尊邪君找上他们,

太昊并沒有找上他们,即便再找他们试也沒有用,唯有自己动手,唯有强大的自己才可以破除一切结界,

他的身躯开始变化,宛若时光在逆转,钢铁般的身躯顿时生出浓密的毛发,本就如铁塔般的三丈魔躯亦开始变高,

他在咆哮,在嘶吼,万丈高大可怕的魔躯让他看起來仿佛立身于远方云端,如远古神魔般强大的令人发指,

“给我开,”太昊大吼,气势如虹,可怕的煞气横扫天地,

巨大手掌力劈而下,宛若太古魔山轰了下來,一时间天地动荡不已,龙神宫前的结界不堪这种重负,轰然破碎,

沒有人可以抵挡这样一击,强姿态的太昊可谓问鼎,

在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下,他的身躯开始缩小,又化为了初三丈高的魔躯,

“太昊师兄果然强大无比,那些跟与您作对的人,看來这回都将必死无疑,”人群里面有人在拍马屁,

太昊却露出慧黠的冷笑,顿时一拳轰向那开口之人,巨大的拳头,宛若一口大鼎砸了下去,

鲜血淋漓,尸骨爆裂,所有人面若呆鸡,大气不敢出,却也沒有询问这是为何,

太昊要杀人本來就沒有理由,如果说非要有个理由,那么他的理由就是决不允许任何人抬高自己而贬低他人,

世人愚昧,虚夸的事物固然很好,却能让一个人得意忘形,忘了初的决心,

他绝不是种人,所以他敢挑衅赫连文轩,敢挑衅这里的每一个人,

攀枝花治疗白斑的医院
榆林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邯郸治疗癫痫病费用
攀枝花治疗白癫风医院
阳泉白斑疯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