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玄邪尊第二百六十九章震退众人

2020-01-29 11:55:59 来源: 黄山信息港

九玄邪尊 第二百六十九章 震退众人

第二百六十九章震退众人

楚南的声音就好像惊雷般在众人耳朵边炸响,震得人头晕目眩。

这并没有使用任何功法招数,完全是内力深厚所致。

那好比天神一吼,彻底震住所有人。

王占阳脸色难堪,万万没想到,云麓阁竟然会找到这么厉害的强者。

逸子阳又惊又怒,山河扇上传来强大的反噬,让身子一振,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半步。

这股巨力砸来,让他肌肉发酸,钻心的疼痛让胳膊不由自主的颤抖。

“楚南!”逸子阳惊怒交加,他没想到楚南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叫你二大爷干嘛?”

楚南掏掏耳朵,不耐烦的説:“你大爷耳朵没聋,什么话xiǎo声diǎn儿我听的到。”

“你!”逸子阳咬牙,又气又急。

“闭嘴,这里没你説话的份儿!”

楚南瞬间冷下了脸,看着王占阳一眼:“我的话只説一遍,竖起耳朵听好。我不跟你废话,无论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也无论你们是谁,这都与我无关。但,胆敢私自在千影门喧闹着,格杀勿论!”

王占阳的脸色一僵,他本是还想拿出自己云霄宗的名头去压压楚南,却发现人家根本不在乎自己,只好把求助的眼神看到逸子阳。

杨岸鸿绝望的眼神生出丝丝希望。

万万没想到,楚南竟然会出手。虽然知道楚南并不是为了自己,但是心中依旧忍不住阵阵感激。

逸子阳寒着脸,盯着楚南道:“别以为你进入御灵境就可以肆意妄为。这几个人乃是修者联盟通缉犯,今日你包庇他们就是与他们同罪。你想要与全大陆的修者为敌吗!”

这dǐng大帽子够大,与全大陆的修者为敌,纵使是九冥之皇也不敢吧。

楚南却忍不住嗤笑一声:“原来你也是个骚包,有胆子就来上,少**磨磨唧唧。”

一席话,直戳逸子阳的内心深处。

他真的没胆量去上。原本以为自己进入御灵中期,已经算是了不得的天赋。

可是楚南这个原先被自己视为蝼蚁的xiǎo子,修炼的速度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数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被自己践踏在脚下的先天中期的xiǎo子。

几个月过去了,那一直被自己瞧不起、甚至蔑视的xiǎo子,其实力根本不在自己之下。

这让逸子阳心惊之余,又有一丝恐惧。

若是再给这个xiǎo子一些时日,会不会到时候该轮到自己,成为那只任人践踏的蝼蚁?

杀意,在不断的蔓延。

逸子阳越发的坚定了杀掉楚南的决心,一定要将这个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

“哼,既然是这样,”逸子阳与王占阳对视几眼,仿佛在传音交流着什么。他知道今日恐怕是讨不了好,深吸一口气色厉内荏道:“那我就暂且再卖你师父易云天一个面子,若是还有下次,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口气虽然张狂,但是话语明显已经服软。

杨岸鸿的神色明显松弛了许多,看来这次的危机是暂时化解过去了。

杨岸鸿感激的看着楚南,张了张嘴刚想説话。

“咻!”

几道尖锐的光芒,撕破了空间,歇斯底里扑杀向杨岸鸿。

这毫无征兆的出手,让杨岸鸿毫无防备,眨眼间就要落到杨岸鸿的身上。

几个御灵境中期的强者合力一击,岂是他能够躲避的。

“不对,这是灵符!”

为了将杨岸鸿杀死,王占阳已经顾不得其他,竟然拿出了灵符出来!

杨岸鸿心中微微生出绝望,见着光芒不断变大,已经闭上了眼睛等死。

“呯!”

一声刺耳的碰撞声,在杨岸鸿的耳边炸开。

凌厉的刀风,将杨岸鸿耳垂边上的发髻都撩断。

后者太阳穴上被刮出一长条猩红的伤口。

杨岸鸿心有余悸的摸了摸伤口溢流出的鲜血,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那飞速旋转着的火弹封魂箭,此刻已经被拦腰斩断。

两截落在地面上蹦开老远。箭头与箭尾都分离了开。

一柄通体发黑的刀,横在自己面前,刀口处还冒着青烟。

这诡异的一幕,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他竟然一招,将灵符化作的火弹封魂箭都斩断了!

要知道灵符的威力之大,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深有感触。

一般的灵符都是攻击性灵符,而且这火弹封魂箭,乃是由七阶灵器炼制成的灵符!

稍有不慎,御灵境强者都会被一击致命!

可谓修者们的一大噩梦。

楚南的一击,竟是可以截断灵符!

“我説过,谁今日擅闯千影门,必死无疑!”

楚南的脸色阴沉到极diǎn,杀意顿时升腾!

那好比洪潮般的气势,侵蚀摧残着所有人的内心。

所有人眼前都浮现出,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好比地狱般恐怖的场景。

那种感觉,就好比自己是一叶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的扁舟,随时都有被眼前的恐怖巨兽吞噬的恐惧。

“快跑!”

逸子阳尖叫一声,脸色变得惨白,竟然是一马当先掉头就跑,丝毫都不犹豫。

逸子阳一离开,王占阳等人也知道今日不可能占便宜,脚踏仙剑,眨眼间便消散在天际中。

这一幕,让大家都目瞪口呆。

面前这个少年,竟然一怒之下,将几位御灵境修者吓得好像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而且连打都没打。

“噗。”萧馨忍不住好笑:xiǎo师弟,没想到逸子阳几个人胆子这么xiǎo,被你这么一喝就都跑掉了!”

杨岸鸿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他本来还以为这个少年不过是跟自己同样的御灵境强者,实力不相上下。

可是谁曾知道,当时爆发的那股杀势,连自己此刻回想都还有些心有余悸。

这个少年,真是深不可测!

杨岸鸿越发的恭敬起来。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我这里有个令牌乃是我云麓阁的殿主令牌。以后若是前辈来到极北之地,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只要找到我们阁的弟子,展露出这个令牌,都可以帮你解决。”

楚南收敛了杀势,看着神色感激的杨岸鸿,想了想还是接过令牌。

“行了,本师姐看这些人肯定都还停留在附近,埋伏着等你们出去。本师姐一向慈悲为怀,就暂且让你们在此处安置几天吧。”

萧馨倒是挺大方,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指手画脚的説。

楚南苦笑,这个xiǎo丫头还是心肠太软。

这些人来历不明,而且又有人追杀他们,谁知道他们不走,到时候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对手。

不过既然萧馨説出口,楚南刚想説出的送客话也咽下了肚子里。

其实,楚南并没有杨岸鸿以为的那么厉害,那股杀势,只不过是借助了血之凤凰的妖势,以及他平生所经历的惨烈一幕。

然后将这零碎的片段,通过杀势灌输,展现在逸子阳几个人眼中,便达到了这种效果。

这便是血之凤凰即将帮助楚南修炼修为的其中之一。

杀势,也是常説的气势。

楚南以前并没有清晰明确的修练过。

这次从百叶楼回来的路上,血之凤凰便一路给楚南讲解杀势的重要与技巧性。

这还是楚南次施展出来,不过没想到效果显著。

不过用血之凤凰的话来説,这还仅仅是初步,要是想真正拥有杀势,那一定要切身经历过,这样的杀势才拥有自己的!

血之凤凰要带楚南去的地方,便正是修炼杀势的地方!

一连在千影门住了多日,杨岸鸿这群人倒是挺老实,一直都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直到三日之后,杨岸鸿自己却按耐不住了。

好不容易发现大xiǎo姐的踪迹,时间拖得越久,找到大xiǎo姐的希望就越渺茫。

所以三日之后,杨岸鸿一群人主动跟着楚南道别。

千影门,梅林。

“xiǎo师弟,你看本师姐这套幻真卷云阵布的怎么样?”

萧馨坐在梅林的竹台上,左手拿着一颗桃子,右手放在膝盖上,白嫩如玉的xiǎo腿前后摇摆着,俏脸上映着一丝俏皮。

回到这里,她仿佛又回到当年在千影门时那天真无暇的心性,俨然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

“要是,师姐们都在就好了。”萧馨神情微微一黯,

楚南的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众位师姐的身影。

若是,师姐们都在,那该多好……

楚南不禁有些感慨。

两人説着话,萧馨在桃子上咬了一口,又送到坐在旁边的楚南嘴边让他咬了一口。

随即她将桃子朝着梅林中丢去。

在桃子刚飞到梅林中的上空时,顿时空气中凭空产生一阵浓郁的白色云雾,这云雾中不断爆发出轰雷、爆炸声。

一个瞬间过后,白色云雾消散,而那飞在半空被咬掉两口的桃子,已经化作一片齑粉,再也找不到了。

楚南眼睛一亮,立刻仰慕无比的看着萧馨:“哎呀xiǎo师姐好厉害!这么牛逼的阵法都可以被你摆出来,师弟真是折服不已,永远要拜倒在xiǎo师姐的石榴裙下了!”

“啊哈!是吗?”被夸奖的天旋地晕的萧馨,脸颊上先跳出惊喜之色,可惊喜稍纵即逝,随即便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这幻真卷云阵虽然凶煞,不仅可以产生幻境,还有极强的攻击力。可谓阵法之中为复杂的一个禁制,不知道有多少修者毕生钻研都无法摆出来!……不过,依旧被本师姐随手就摆出来了……你也知道本师姐不是炫耀,本师姐也不想这么抢风头,可是……聪明是天生的本师姐也不能逆天而行,违背自己的良心説话啊……”

説到,她脸上露出一脸孤傲,风轻云淡的摇头微微叹息:“哎,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我靠……

楚南脑门上出现几滴汗珠,额头上浮现几条黑线。

这时,萧馨忽然转过头捧着楚南的脸,灵动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狡黠:“xiǎo师弟,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见过幻真卷云阵的厉害吧。”

“喂喂,你想干什么?”楚南咧着屁股往后坐了几下,一脸的害怕。不祥的预感从他心中冒出来。

萧馨不怀好意的一笑:“嘿嘿……”

“喂喂!我相信xiǎo师姐很牛逼,可别乱来啊!”看到她这标志性的笑容,楚南毛都炸起来了,爬起身落荒而逃。

“站住!你就让本师姐试上一试!别跑哇!”

两个人笑笑闹闹,你追我赶,仿佛又回到两xiǎo无猜,青梅竹马。天天背着师父偷跑下山的时候。

“哎xiǎo师姐你扒我衣服干嘛!”

“哼哼臭流氓,整天就知道调戏本师姐。今儿个本师姐也要沾沾你的便宜!”

“救命啊,你别乱摸啊!”

两个人的欢声笑语,传的老远。回荡在这片天地间。

这时——

一阵光芒从天空中闪过,以肉眼都无法捕捉的速度冲至千影门上空。

整个苍穹都回荡着那豪迈、浑厚的朗声大笑。

“哈哈哈,徒儿们,老子回来啦!”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可信吗
长沙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口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长治手术治疗牛皮癣
郑州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本文标签: